美国高中留学怎么避开留学中介的那些“坑”

前段时间有篇文章说是一个留学顾问坑了三千学生,文章虽然漏洞百出,夸大其词,但不可否认留学行业遍布很多“暗坑”,给很多学生带来申请上的困扰。随着申请季的来临,一些学生不得不找中介来协助申请,但在找中介这条路上,虽然网络上有很多“前人”总结了无数经验,但“黑中介”们的手段也在不断演化,让家长们防不胜防,焦头烂额,严重影响了申请进程,甚至危及申请结果。因此,选择适合自己的中介就显得尤其重要。

国资背景的也都纷纷出动了。湖南电广传媒找到了狮门签下合约,声称双方要投15亿美元拍50部影片。上影集团也和一家名为华桦传媒的公司联手,要向派拉蒙的片单投10亿美元。

留学中介的收费模式是预付费,从来没有一家机构敢采取按服务节点付费,或者后付费。根本原因是在留学机构的服务流程中,主要分卖产品的销售,提供申请服务的顾问、规划、文书等。以下几个原因会导致前后服务差异较大:

2、奖学金提成。这一项合同条款被越来越多的机构采用,帮学生申请到更好的结果,包括更多奖学金,更好学校,本身就是中介的义务,最终能否申请到,还是要看学生的条件,但实在想不通,中介有什么理由来瓜分奖学金。

密集的资金输出,在表面上是立竿见影的。

在热钱涌入影视行业又退潮的这几年,中国公司投资好莱坞大片却蔚然成风,从投资单片到投资片单,从联手基金到干脆独立收购,玩法不断升级。这当中,既有博纳、华谊、中影、上影等国内屹立多年的老牌电影公司,也有阿里、万达、复星、乐视、完美世界这些当年气势汹汹的业外资本,然而一跟精明老道的好莱坞打交道,却总是免不了栽跟头。

包括《好莱坞往事》在内,《决战中途岛》、《星际探索》——今年三部耗资不菲的好莱坞大片背后全都有博纳的重要投资,其中《决战中途岛》更是让博纳豪掷8000万美元。然而后两部电影如今分别面临着至少几千万美元的亏损,博纳在《好莱坞往事》赚的钱能否补得上,还是个未知数。

今年的《决战中途岛》也是博纳第一次真正掌控好莱坞大片,被于冬视为博纳从“财务投资”到“主投主控”的关键转型,其两年前在戛纳就高调宣布为影片投资了8000万美元,换来除北美以外全球市场的权益。然而上映一个多月来,影片在全球票房仅有1亿美元出头,已经肯定将会面临亏损。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所以,在选择中介的时候,一定要准确定位自己,如果个人实力很强,但是在中介的“哄骗”下,申请到一所很一般的美国高中,那就相当亏了。

5、按排名收费。学生找中介做申请是付费的商业行为,中介收钱办事,争取更好的结果是中介的义务。最终申请到学校的排名好坏,是学生自身的背景条件和顾问共同努力的结果,但对中介而言,这不是份内之事吗?否则我找中介何用啊?排名靠前你工作量就大,排名靠后工作量就小?未必吧,每一个学生都是你的客户,在为学生服务程度上本就应该全力以赴,而不是好学生服务更多,差学生服务更少。如果按排名收费,我是不是可以理解这家机构看人下菜?如果申请到不好的结果,我可以理解为中介没有卖力了。

《意见》提出,要系统开展学情分析。各高职院校要充分考虑不同生源在成长背景、从业经历、学习基础、年龄阶段、认知特点、发展愿景等方面的差异性,通过问卷调查、座谈、访谈等形式,对学生学业水平、技术技能基础、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学习目的和心理预期等深入调研,开展有关测评,形成学情分析报告,提出有针对性的培养策略,充分挖掘扩招生源特长潜质,实施扬长教育,同时补齐短板。

至于为什么用兼职?这个很容易理解,一般情况下,每年申请季是留学中介最繁忙的时候,但非申请季的时候,留学中介会觉得养这么多人是成本,为了节省运营成本,兼职文书老师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了。

《意见》提出,要探索学习成果认定、积累和转换,鼓励高职院校开展1+X证书制度试点,按规定兑换学分,免修相应课程或模块;要建立健全质量评价体系,主动适应技术技能人才多样化培养需要,针对不同生源、不同学习时间、不同学习方式,改革学生学业考核评价方式方法,实行多元评价。结合课程特点和实际条件组织实施竞赛活动、技能抽查、学业水平测试、综合素质评价和毕业生质量跟踪调查等。

只是时不时,那颗追求好莱坞的心还会痒。面对依旧占据半壁江山的好莱坞大片,中国资本调整了自己的定位,有的依靠中国的线上渠道资源,有的则是依靠自己在国内的发行资源、经验,扮演好内地宣发方的角色,不再一味追求全球分账。

6、退费大坑。如果家长因为服务不满意,或者有另外的计划,对不起,你要走一个漫长的退费过程了,甚至不可能退费。很多机构的退费条款是不明确的,甚至退多少,怎么退都由他们随机来定。曾经有一个高一家长,因感觉到留学申请比较繁杂,内心比较焦躁,在高一上学期就给找了中介,全款付费,但后来发现这家机构非常水,高二时申请退款,开始被中介一口回绝,说已经进入服务流程,但实际上从付费后,中介就没有再联系过家长。最终扣了30%的费用,才给退费,家长也被折腾的心力憔悴。所以对于合同退费条款,家长一定要更加认真,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加上退费细节,比如怎么退费,什么节点退费多少,退费方式,时间等。

2015年,于冬和TSG娱乐CEO出现在《火星救援》首映式上

好,闲言少叙,本篇文章是讲美国高中留学申请那些坑的。既然选留学中介机构不可避免,那么就要擦亮眼睛,少走弯路,毕竟亏钱事小,耽误孩子学业事大,本文目的就是让更多的家长对选中介有一个合理的认识。

鉴于这一点,家长在签约前,一定要搞清楚谁是为你提供后期服务的顾问,并且要让孩子和顾问充分沟通一次,看看是不是对的人。

《意见》指出,要分类制订人才培养方案。依据学情分析报告,结合实际,分类制订专业人才培养方案,科学合理确定人才培养目标、人才规格、课程设置、学时安排、教学进程、考核方式和毕业要求等,统筹配置师资队伍、设施设备和教学资源。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应按程序审定通过后发布执行,报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并通过学校网站等主动向社会公开。

2011年,新原野以1000万美元投资了科幻电影《云图》,成为影片第二大投资方,拿到了中国大陆的发行权,开创了中资投入好莱坞大片的先河。第二年,当时还在风口浪尖的乐视大胆以800万美元买了《敢死队2》的投资份额,尽管一度引来股民的骂声,但最后影片全球票房卖过了3亿美元,远远超出预期。

本篇文章无意抹黑留学中介机构,仅就存在的现象给家长们以提醒,防火防盗防跳坑。至于中介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前不久在北京的娱乐产业年会上,于冬向同行们分享了他的经验体会,其中一条是告诫同行们要谨慎投资,要建立专业绿灯委员会,剧本一定要看。

1、文书写作的第一大“坑”:模版化。这在规模稍大的留学中介里面尤为普遍,他们服务学生越多,模版越能提高工作效率,试想,一个文书老师服务几十个学生,在一个申请季,如果全部原创,加班加点都很难完成;如果再和学生来回沟通,反复修改,几乎不吃不睡也难完成,申请季,你想约顾问沟通文书,是一件很难的事,所以模版化对他们来说,简直无法拒绝。

2、文书写作第二大“坑”:代写。承接上一个坑,文书老师在申请季最怕的是频繁沟通,会耽误很多时间,影响更多学生的申请进度,所以全权由中介代写非常普遍。加上国内很多家长也这样认为,我们交了那么多钱,文书还要我们自己写吗?中介包办文书理所当然。这种操作就导致很多学生深陷“坑”里不能自拔。中介的文书老师思路完全被固化了,不可能在一个学生的身上“浪费”太多时间,根本做不到深层次挖掘“真实的你”,只会一味的迎合所谓的目标学校的喜好,甚至很多故事都是捏造的,压根没在你身上发生过,你觉得这种文书能有多高的质量?有家长直接惊呼:你确定写的是我们家孩子?

首里城10月31日发生火灾,消防部门耗时11个小时才将大火完全扑灭,首里城7栋主要建筑化为灰烬。

为了摆脱被动局面,一些中国公司开始提出要主投主控项目,希望借此提升掌控力。

然而,形势很快就变了。

所以签合同之前,家长一定要和中介明确分工,家长、孩子、中介都各自做什么,以及哪些会是潜在的收费服务,否则总有一个“坑”在等着你。

”果不其然,2016年初万达以35亿美金巨资收购了传奇影业,直接将收购价码增加到了十位数,甚至一度传出万达还向派拉蒙、索尼影业两家“六大”递出了橄榄枝。

好不容易投到一部既叫好又卖座的电影,博纳却面临着不大不小的尴尬。因为片中对李小龙的描绘引起争议,影片在两个月前失去了原定的中国公映档期。

港片资源丰富的博纳,这时的优势反而突显了出来。通过《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中国机长》的连续尝试,港式类型片创作经验和主旋律诉求的融合越来越如鱼得水,商业表现一次次远超好莱坞大片。

这一阶段中国资本对好莱坞的兴趣虽然不小,但投资方往往在影视圈内名不见经传。即使投成功,也不过是单个项目一锤子买卖。

美国高中留学申请最为复杂,除了GPA、标化成绩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文书了。虽然这几要素权重占比到底多少,中介们猜测了N个版本,但都不是最终答案,相信还有更多猜测版本出来。但不可否认,文书非常重要。

从2015年开始,熟悉的中文厂标扎堆出现在各类好莱坞影片的片头:《碟中谍》5和6、《星际迷航3》片头出现了阿里影业,《惊天魔盗团2》、《爱乐之城》片头出现了电广传媒,博纳在《比利林恩》和福克斯的六部大片片头亮相,万达更是在《魔兽》、《环太平洋》系列、《哥斯拉》系列、《神奇女侠》等一大批影片开头刷足了存在感。于冬、王中军、王中磊、郭广昌……一批中方公司老板的名字也开始出现在制片人名单里。

此外,就算你运气非常好,遇到一个靠谱且牛逼的文书老师,给你写了非常棒的文书,但如果学生入学之后,被发现与文书表现出能力不符的时候,是很有可能被作弊调查的,那问题就更加严重了。所以很多大学是不推荐申请者找中介代劳的,如康奈尔大学曾有明文规定,禁止学生通过中介完成整个申请,一旦被学校发现学生提交了与个人能力不符的材料,即使录取了,未来也将会被学校开除。

紧随其后,华人文化入股了想象娱乐(Imagine Entertainment),阿里投资了大导演斯皮尔伯格的公司安培林(Amblin Partners)。

一些以对标好莱坞大片“讲故事”的公司,慢慢显出了原形。因为《钢铁侠3》被推到风口浪尖的DMG,后来连续推出了《极盗者》、《超验骇客》、《极速之巅》等好莱坞主创打造的英语片,然而流水线式的作品没有一部票房大卖,很多官宣的项目也只停留在了PPT里。其上市公司印纪传媒盈利连年下滑,直到上个月从深交所彻底摘牌退市。

3、业绩压力。KPI是压倒顾问的最后一根稻草,从根本上讲,没有谁愿意欺骗客户,但作为销售,每个月都是顶着很高的业绩压力,完不成没奖金不说,提成也没有。大多数机构的销售收入主要是靠提成,所以没有比完成业绩更重要的事情了。如果销售正忙于跟进新客户,这个时候已经付费的家长来咨询事情,是不是自讨无趣啊?至于他们就不考虑口碑吗?这个就想多了,绝大多数销售只关注这个月的业绩能不能完成。

选校是美国高中留学申请环节中技术含量最高的环节之一,选校好不好,往大了说决定了孩子的前途,往小了说决定了学生未来几年的留学生活有一个什么样的收获。

博纳透过基金投给福克斯的六部大片也是喜忧参半。除了《火星救援》大获成功全球票房超过6.3亿美元,《猩球崛起:终极之战》、《X战警:天启》都严重低于预期,《佩小姐的奇幻城堡》、《独立日:卷土重来》、《异形:契约》更是面临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4、收费前,家长是爷;收费后,顾问是爷

据报道,二阶当天先是听取了首里城的受损情况,并视察了首里城正殿的遗迹。之后,二阶对记者表示,“首里城作为冲绳的象征,在冲绳民众心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我能体会到大家的失落之情”。

建于500多年前的首里城是琉球王国历史象征,曾经在二战中被毁。1992年,经过重建复原了首里城正殿,其他建筑也逐步落成。2000年,包括首里城在内的琉球王国都城遗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学生最关键的还是要在文书中展示真实的自己就可以了。

留学行业在教育领域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市场,所以无论从国家政策,还是媒体监督都远不到位,操作不透明和信息不对称导致行业各种乱象,收费可谓五花八门,各显神通。合同套路层出不穷,尽管绝大多数家长在各自领域都是成功者,但依然有很多家长在留学申请这个阴沟里翻船。

鉴于第一条中提到的申请季文书老师特别忙的缘故,你的申请流程时间节点,在后期的文案那里完全是排队状态,跟销售(或者顾问)给你讲述的完全不一致,所以这个服务流程肯定不会公开给客户,否则对他们后面老师的服务太有挑战,顾问吹的牛,文书都得给按时保质保量来实现,你觉得可能吗?如果多了客户的流程监督,几乎会完全打破中介现有的后期服务运营模式,成本也会提升很多。

针对扩招生源,鼓励实施灵活多元的教学模式,可实施弹性学习,长不超过6年。确保总学时不低于2500,其中集中学习不得低于总学时的40%。与企业及其他院校合作培养的,专业人才培养方案由学生学籍注册学校负责牵头组织制订、审定。

在各国留学的申请过程中,以美国留学最为复杂,所以在国内留学市场上,中介费也是美国方向的申请最高,日本留学信息透明度更差,费用其次,再次是英澳。这其中美国TOP50院校鲜有招生代理,所以中介以硬申为主,费用更高,也就是所谓高端。目前“高端留学”市场费用基本起步价10万,高者可大到200万之多。笔者虽然在这个行业混迹十余年,但对于50万以上的产品依然不理解,目前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家长钱多,买安心。

此时的博纳,还在继续挖掘深耕多年、更有把握的港片资源。翻看这一阶段博纳的片单会发现,合作的影人几乎全是中国香港导演:徐克、尔冬升、王晶、林超贤、陈木胜、程小东、麦兆辉、庄文强……

但还有更多项目失败了。2016年传奇影业打造的《长城》耗资1.5亿美元,不仅有张艺谋掌舵,还请来一打中美明星,被万达寄予了中式大片进军国际市场的厚望。

1、过度承诺。家长最先接触的顾问通常是销售,销售为了签下家长,过度承诺非常普遍。所以签约前,你家孩子各种好,签约后,拼命打压,要么加钱,要么认命。对于家长被销售建立起来的预期,后面的服务人员可能压根就不知道,所以家长期望落差也很大。在一些机构里,家长可能连后期服务的老师都接触不到,一直是销售在当传话筒。这种沟通机制下,家长想有一个很好的体验就显得很奢侈了。

于是,很多前一年还声势浩大的片单投资计划,第二年就不了了之。上影、华桦宣称要投给派拉蒙的10亿美元片单投资,不到一年就告吹。电广传媒号称要投15亿美元给狮门的50部电影,最后执行了多少、盈亏情况如何都没了下文。

这是近两年被中介用的最泛滥的一个坑,并且家长似乎到现在都没有免疫力。SAT君也曾经多次来普及这个常识,但还是有家长迷信招生官。也毫无疑问,包含“前招生官”的产品也是最贵的。

然而影片最终亏损了几千万美元,就连王健林后来也毫不掩饰失望:“它无论是从内容还是票房都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

3、加学校另收费。有的合同会写增加一所学校收费多少,有的合同根本不写金额,届时随意开价,申请的关键时刻家长根本没有还价的余地。其实更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要增加学校?一方面,家长对中介给的学校清单不满意,核心就是中介的服务不到位,如果你真能根据学生实际情况做出科学的选校方案,家长学生会不认可?很多的个性化都是招生的幌子,实则所有学生进了服务流程完全都是一个模式操作。当然也确实有家长出于各种原因,就是要增加学校的,这种情况下,收费是可以理解,但收多少是个问题,增加一所学校,真的能做到文书全部重新写吗?

一些热切招揽中国资本的项目,本身往往不乏风险。

3、文书写作第三大“坑”:兼职文书老师。

曾经有顾问套用模版上瘾,给大学提交的申请材料中,明明是A同学的申请,但材料署名却是B同学,连模版上的姓名都忘记改掉了,这么大的失误简直骇人听闻了。

事实上,无论是投资单片、片单还是基金,大部分时候中国投资方扮演的角色都是被动的。很多影片从开发、拍摄、制作再到最终定剪都是好莱坞团队在主导,中方的空间很有限。

随着越来越多资本继续涌入,很快带来了质变。2014年,复星宣布成为好莱坞制片公司Studio 8的第一大股东,这笔上亿美元的投资成为了标志性的事件:中国资本居然有一天成为了好莱坞公司的金主。这家公司投资的第一部电影就是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这部成本9000万美元的剧情片,没有超级英雄,没有大片特效,全靠导演昆汀·塔伦蒂诺的鬼才和小李、皮特的明星效应,在全球卖到了3.7亿美元。不出意外,影片还会一路杀入奥斯卡。

5、流程不透明的“坑”

中介的根本目的为了保证客户不退费,在合同上写明了选校清单上申请到一所就不退费,所以尽量给学生选择更低的保底学校,但对于学生真正可以申请到的学校却没有概念,大多数只能做到简单匹配,但还总能给家长讲一大通道理,很多家长功课做的不足,完全是顾问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被牵着鼻子走的状态,被骗也不知道。EduHup高中留学平台小编曾经看到过真实的案例,某中介顾问为了拿佣金,把一个原本可以进TOP50的学生,送进了排名90多的学校,但家长最终还给顾问送了锦旗,感恩戴德。

到了2013年,一家名为DMG的中国公司更是成为了漫威大片《钢铁侠3》的重要投资方,甚至差一点就将影片运作成了合拍片。尽管范冰冰出演的中国特供片段引发了轩然大波,影片最后在中国还是收获7.5亿人民币票房,全球更是超过12亿美元。

2017年,证监会点名要求排查万达等多家公司的并购交易,加上2016年股灾的后遗症,国内资本投资好莱坞的热潮迅速降温。除了一些原定的续投,只剩下在海外有融资渠道的公司还有一些零星的新增投资。

相比同行,博纳的动作并不慢,但投资谨慎了很多。2015年底,博纳宣布将拿出2.35亿美元,通过合作多年的基金TSG娱乐投向了20世纪福克斯的6部大片,包括了《独立日》、《X战警》、《异形》等IP的续作。

“凭运气赚来的钱,不要凭本事赔回去”

博纳也投资了这部电影。这一年,博纳掌门人于冬已经开始在上影节现场放言:“为什么要让六大来并购中国公司?应该是我们去收购美国的主流电影公司。

4、改专业另收费。无论是高中还是本科,都让人费解。当然,如美本申请到最后环节改专业,确实不合理。

《意见》强调,要强化思想政治工作,并结合扩招生源的经历特点,创新课程思政教学模式,积极开展实践教学,立足实际开设有关选修课程,确保思想政治教育取得实效。统筹推进针对各类生源的“三全育人”综合改革,强化职业素养养成和技术技能积累,将专业精神、职业精神和工匠精神融入人才培养全过程。悉心关注扩招生源的思想动态,深入细致做好引导和服务。

其中,对在岗职工可采用线上线下教学相结合的教学模式,工作日通过有关网络平台和教学资源线上学习,周末、节假日或晚间到学校或具备条件的企业教学场所集中面授和辅导,用好职业教育专业教学资源库等;对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等,可根据行业企业生产规律,实施“旺工淡学”的错峰教学,“旺”季以企业实践为主,“淡”季以学校教学为主;对高素质农民、村“两委”委员、相对集中的在岗职工等,应积极做好“送教下乡”“送教上门”,根据实际情况设立“社区学区”“企业学区”,就近实施集中教学。

“应该是我们去收购美国电影公司”

文书在中介的服务内容中,也是有技术含量的一个内容,一些中介会给家长讲述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录取调性,家长不做研究根本不知道,中介是经过了无数学生的申请摸索出来的一些经验和总结等等,看上去有一定道理,但实质上完全是臆测,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

所以选校期间,一定不能完全让顾问做主,家长和学生要对自身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并且在申请方面做足功课,否则可能被骗也不自知。

即便是收购了制作公司,也保证不了最终结果。复星投资的Studio 8,至今没有拿出一部商业上大获成功的作品。此前甚至一度传出复星想要出售部分股权。

2、前后期顾问矛盾。顾问和销售的前后期矛盾在大多数机构内部也比较突出。顾问签不下客户抱怨后期申请不专业、没有好案子;如果遇到客户退费,销售对后期顾问的质疑会更强烈。后期顾问会抱怨销售过度承诺,售前的各种坑,售后来填,解释成本过高。

2017年,派拉蒙的《攻壳机动队》,就引来了包括华桦传媒、上影集团、光大控股、微影时代等中国公司的追捧。这部改编自日本经典动画的作品,对于大部分电影观众来说故事是完全陌生的。影片算上宣发成本高达1.8亿美元,然而全球票房最终仅有1.7亿美元不到,蜂拥而入的中国投资方不仅没分到钱,还要替派拉蒙分摊至少几千万美元的亏损。

在这一轮抢购风潮中,所有人都唯恐被落下。买不起公司,片单协议也行。

2016年万达收购传奇影业,好莱坞对当时的中国首富王健林充满好奇

而那些铁定赚钱的项目,往往不会出现在中方公司的合约里。完美世界花5亿美元投的环球影业片单,就不包括《侏罗纪世界》、《速度与激情》以及“小黄人”系列等大IP。迪士尼的漫威、星战大片一年卷走几十亿美元的票房,但都没有中国投资方的份。

《意见》提出,要打造适应扩招新要求的教师队伍。要针对扩招后教育教学新要求,加大教师培训力度,推动教师转变观念、创新模式、改革方法与手段,增强适应和解决教学、管理、服务过程中的新情况、新要求的能力等。同时,要创新教学组织形式,采取集中教学与分散教学相结合、校内教学与校外教学相结合、线上教学与线下教学相结合等方式,对非应届毕业生尤其是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和农民工等应尽量单独编班或实施分层教学。指导高职院校实行学分制管理。鼓励校企联合开展培养,推行现代学徒制等培养模式。

1、招生套路。低价产品引流,申请业务以一个价格不太高的合同先签下,然后由顾问在服务过程中push各种服务,如规划,背景提升,语言培训等,最终可能3万的初始合同,能累计消费到30万。所谓上船容易下船难,如果中途想退费,你会发现各种条款保护,想全身而退几乎不可能。

正确的文书写作姿势应该是这样的:在申请季开始之前就要着手策划文书写作,并多次和文书老师沟通写作思路,尤其是在确定选校目标后,更应该频繁沟通。文书的写作应该有学生自己来完成,多次修改,文书老师的作用就是修改和润色,80%以上的工作还是要靠学生自己来完成,至少学生要写出中文版的。

这条比以上两个更加“坑”。如果是全职文书老师,还有公司制度进行制约,但如果是兼职老师,完全是合作关系,甚至跟学生都没有交集(中介也不愿意让学生知道是兼职在为他服务),完全是由中介的顾问登记一张学生信息表,让兼职去自由发挥,结果可想而知了。兼职中普遍以大学生为主,他们还未走上工作岗位,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职业道德,不要说模版化,抄袭都很常见,交到中介之后,几乎也没人去核查。这种情况,一旦被美国大学认定抄袭,后果的严重性可想而知。所以,签约中介之前,一定要见你的文书老师,并且定期沟通,甚至和他交朋友,方便他更深入的了解你。

华人文化旗下的引力影视去年与华纳兄弟推出了怪兽片《巨齿鲨》,中方占到了50%份额,介入了项目开发过程。在事前外界并不看好的情况下,《巨齿鲨》最后在全球拿下了5.3亿美元票房,成为史上票房最高的中美合拍片。

负责阿里大文娱国际战略的高晓松,去年被虎嗅采访时就直言不讳:“New money、New player进来都这样,地产公司进来做也一样,不是上来就能做到很好,都得交学费。”

同一年,阿里还参与了《忍者神龟2》、《星际迷航3》的全球分账。前者1.35亿美元成本仅收回了2.45亿美元票房,亏了几千万美元,后者1.85亿美元的投资只换来了3.43亿美元的全球票房,直接让这个IP停摆至今。一直到后来的《碟中谍》5和6、《一条狗的使命》、《绿皮书》才给阿里带来了实打实的盈利。

报道称,对于首里城的重建工作,二阶表示,“为了使重建工作不会成为冲绳的负担,(日本)中央政府和自民党会全力进行协调”,他还表示,日本中央政府和自民党将在听取当地民众的意见后,在包括财政支持等方面对重建工作进行安排。

做内容、投资电影就像做“赌博”,无论是代表互联网资本入局的高晓松,还是在业内摸爬滚打多年的光线传媒王长田,都曾有过这样的感叹。一部国产大片动辄投资两三亿,好莱坞大片成本更是翻上好几倍,然而真正赚钱的周期不过一两个月,甚至是亏是赚,上映第一个周末三天就能见分晓。

即便是不差钱的阿里也吃过大亏。2016年阿里影业投资斯皮尔伯格的安培林后,这位大导演亲自执导的《圆梦巨人》一上来就亏得惨不忍睹:投资高达1.4亿美元,全球票房1.8亿美元,也是全年亏损最惨重的好莱坞影片之一。近亿美元的亏损只有落到迪士尼、安培林以及阿里头上。

6、“前招生官”的坑。

中国资本对好莱坞已经垂涎了很多年。然而在热钱涌向影视行业之初,追捧好莱坞大片的中资公司中,并没有博纳的身影。

2016年阿里投资安培林,马云和斯皮尔伯格对谈

“凭运气赚来的钱,不要凭本事赔回去。”他说。

这样的趋势随着《流浪地球》、《哪吒》的大爆得到了反复证明:尽管工业化程度仍然被好莱坞大片甩在身后,国产片只要稍在类型化故事和制作水平上下了苦功,观众就会给出热烈响应。

2016年《好莱坞报道者》总结的14部全年赔得最惨的影片中,有中国资本投资的就占了9席:奥飞才靠小李的《荒野猎人》在内地赚到钱,转眼就在《刺客信条》身上赔了出去;李安大玩新技术的《比利·林恩》最终亏损了几千万美元,博纳、复星都没能逃掉;《深海浩劫》、《神战:权力之眼》、《分歧者3》让电广传媒更是一年连中三刀,次年其投资的《超凡战队》又再度上榜。

正因如此,不少公司都低调谨慎了起来,重新回到了自己更熟悉、风险相对更可控的国产片上。

原本要跟复星一起入股Studio 8的华谊,转身和另一家好莱坞前高管创办的STX达成了投资协议,华谊三年要投STX的18部电影。游戏业务起家的完美世界,更是宣布要拿出5亿美元,换取环球影业大部分项目的收入分成。

所谓全球通吃,为何亏多赚少?

传奇去年和环球合作的《摩天营救》又找到了好莱坞最当红的“巨石”强森挑大梁。然而影片在全球大部分国家都表现平平,如果不是有中国市场保底,原本会严重亏本。

试问,保底,保的谁的底?

事实上,早在传奇影业被收购后,好莱坞就有不少人怀疑万达是不是买贵了。因为传奇影业尽管能投资“六大”的顶级大片,但很多时候也只是一个被动的财务投资方,对电影的开发、制作并没有那么大的话语权,版权更不一定在手上。

很多中国公司这时回过神来一算才发现,明明说好全球通吃的好莱坞电影,为什么自己投的时候总是亏多赚少?

选择学校是一个非常耗费时间,非常系统的工程,如果简单以孩子的成绩来匹配美国高中往年的录取情况,那未免太过草率,但实际上很多机构就是这样操作,并且据此做出来拔高、目标,保底等学校清单,让家长看起来很专业,其实完全是糊弄的一比。

因此,签约之前,一定要和中介明确家长是不是可以随时关注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