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再发生恶性案件!1男1女遇袭被砍伤凶徒逃跑

(原标题:香港再发生恶性案件!1男1女被砍伤,凶徒逃跑)

11月26日凌晨,香港屯门也曾发生一起砍人事件。一名36岁曾姓男子与两名男子发生争吵,一名黑衣男子拔刀袭击曾某,其手脚均被砍伤。

近来,香港不时发生持刀砍人等恶性案件,“私刑”频发。据香港“东网”12月9日消息,当日凌晨4时左右,香港佐敦道1号拔萃女书院附近,一辆客货车被另外两辆车夹击逼停,其中一辆可疑车上跳下两名持刀男子,把被截车辆上的司机及一名乘客拖出车外乱砍。遇袭两人身体多处中刀,受伤流血,凶徒犯案后返回接应车辆,逃离现场。

《星岛日报》报道截图

尽管该案件具体原因仍不得而知,但可看出“私刑”情况已愈发严重,这其中或有黑衣暴徒的“功劳”。“修例风波”已持续数月,暴徒丧心病狂且无视法纪,屡次制造“私刑”案件引人神共愤。香港北区清洁工罗伯被暴徒用砖头打死、马鞍山李伯惨被暴徒“点火”、“爱国男”周晓东在铜锣湾被暴徒围殴、“清障男”廖先生被暴徒用井盖击头重伤,暴徒乱行私刑,一宗一宗血案令人愤慨!

在 Uber 之前,Kalanick 曾进行过多次创业。从创业经历来看,Kalanick 与乔布斯似乎有着相似的发展轨迹。基于 Kalanick 坎坷的创业经历,其前女友曾评价 Kalanick 为“史上最倒霉的成功创业者”。

我爱 Uber 胜过生命中的任何东西,所以在这个艰难时刻,我接受投资方的要求作出退让,以便 Uber 能更好的专注发展建设,而不会因为争端而分散精力。

海外网12月13日电 昨晚,香港锦田公路附近发生持刀砍人案件,两人遇袭受伤,其中一人伤势较重,凶徒行凶后逃跑。

还有人因此担忧,“如果暴乱一直持续下去,香港的经济损失谁来买单?香港的未来谁来负责?”

对此事件,Kalanick 认为 Fowler 的指控“令人憎恶”,并聘请前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对此事进行调查。Uber 内部性骚扰事件曝光后,再次引发了网友的不满。网友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DeleteUber”的活动,一周内,卸载注销 Uber 账号的用户超过 20 万。

我们从几百年前的马车时代就开始使用固定价格。人们希望以固定的价格随时享受绝对可靠的服务,这是不可能的。

据香港《星岛日报》12日消息,在锦田公路附近,多辆车靠近一对男女,约10名持刀棍歹徒下车袭击二人,男子伤势较严重,女子也受伤,歹徒行凶后四散逃跑。两名伤者由救护车送往屯门医院抢救。

然而,Uber 引起社会效应的事件远不止如此。同年,一位前 Uber 工程师 Susan Fowler 在博客中披露了她在 Uber 的一年中遭到的性骚扰和性别歧视。Fowler 声称她的老板向她求欢,而 Uber 的高层却无视她的抱怨。

事实上,在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看来,Kalanick 选择挥别 Uber,再次进行创业之举并不让人意外。从其创业历程来看,Kalanick 始终是有个人想法的人,尽管也因其个人色彩而带来了些许负面影响,但这就是 Kalanick。

雷锋网注:图源 cnBeta

有香港网友留言直指,“私了成风,香港再不是安全城市!”

另外,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 Kalanick 正寻求将他的云厨房生意扩张到亚洲和欧洲市场。值得一提的是,在亚洲市场,Kalanick 似乎有意在中国发展,有消息称 Kalanick 此前曾与 ofo 前首席运营官张严琪有过洽谈。

在过去的 10 年,Uber 一直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在这 10 年即将结束时,随着公司的上市,专注于当前的业务和慈善事业对我来说似乎是正确的时机。

尽管颇受用户欢迎,但 Scour.com 网站却遭到了好莱坞多家公司起诉侵犯版权,索赔 2.5 亿。后来,双方达成了庭外和解,Scour.com 网站支付 100 万美元后宣布破产,这也宣告着 Kalanick 的首次创业以失败收场。

相关报道显示,在 2017 年,Kalanick 被拍到与一名 Uber 司机争吵,起因是司机抱怨车费下降。而 Kalanick 非但没有在意司机的反馈,还愤怒地斥责司机没有为谋生承担起“责任”,这给 Uber 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对于此案件,有香港网友痛斥,“施暴者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香港的暴力何时能终止?”

如今越来越多爱国爱港人士表示支持警察,盼望抵制黑暴,恢复和平理性。由“守护香港大联盟”发起的“反黑暴、禁蒙面、护家园”网上大联署,人数已突破130万。

不过,增长之余,Kalanick 激进的管理方式也让 Uber 在企业文化方面与消费者、监管机构和股东三者都产生了麻烦,甚至到了失控边缘。

对于创办这家企业的初衷,除了赚钱,还夹带着一丝复仇的“意味”。Kalanick 曾表示,他想让当年那些起诉 Scour.com 并最终导致它破产的好莱坞公司都来购买他的服务,让他们“破点儿小财”。

离开 Uber,他是重新创业的探索者。

另外,Uber 的计费方式也比较特别,除了考虑时间、路程等因素外,它还会考虑供需情况。例如 12 月 31 日新年前夜,打车费用会是前一天的 5 倍。不过,非固定性定价也招致了一些用户的不满。对此,Kalanick 坚定地认为 Uber 的定价策略完全符合经济学原理,他表示:

在创业中期,Kalanick 公司又遇到了麻烦,合伙人企图带着开发团队跳槽到索尼;公司的资金链也出了问题,最大的投资人、NBA 达拉斯小牛队的老板 Mark Cuban 要求撤资;可谓是“祸不单行”。

CloudKitchens 被称为“WeWork 的厨房版”,主要经营模式是通过接管闲置的房地产空间,配备厨房设施,将其出租给餐厅、食品和饮料公司,为其提供房地产、设施管理、技术和营销等一系列服务。可见,Kalanick 的再次创业依然与“共享”概念相关。

在卖掉企业服务的科技公司后,2009 年,Kalanick 开启了第三次创业,即创立了让他声名大噪的打车软件 Uber。据了解,Uber 能够提供高端的私家车预约服务,将用户需求与提供租车服务的司机联系起来,用户只需通过 App 一键发送打车请求,便会有车辆就近接送。

由于一系列管理丑闻及内部性骚扰事件被曝光,Kalanick 在 2017 年被迫辞去 CEO 职务,仅留在董事会中。尽管并非自愿离职,但 Kalanick 表示是为了 Uber 的更好发展才做出了退让。他在声明中提到:

彼时,尽管 Uber 还处于起步阶段,但 Kalanick 对其野心满满,他设定 Uber 的发展目标为:把优步打造成一个新型的物流中心,给运输业带来一场革命。

雷锋网注:图源 Uber 

Kalanick 最大优点,是为了实现目标,不撞南墙不回头;而他最大的弱点,也是为了实现目标,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是概括此人性格的最恰当方法。

三年后,也就是 2001 年,Kalanick 召集原班人马再次创业,创办了一家科技公司,旨在为企业提供服务,改进文件在网络上传播的方式,提高文件传输的速度,帮企业节省服务器开支。

在 Kalanick 带领 Uber 想要改变运输业的路径中,无不显露着 Kalanick 的精神特质——增长高于一切。成立仅 4 年,Uber 就已经成功布局全球 22 个国家超过 60 个城市。2015 年,Uber 在美国市场份额超过 90%。

在辞去 CEO 的两年后,也就是 2019 年,Kalanick 在两个月内出售其持有的全部 Uber 股票,变现约 27 亿美元。

Kalanick 第一次创业发生在 1998 年。与部分硅谷创业者一样,为了创业,Kalanick 作出了辍学之举,与 6 位好友创办了 Scour.com 网站。据悉,最初他们只想做个网络搜索引擎,没想到它变成了世界上第一个 P2P 文件下载资源搜索引擎,同时也是当时最受欢迎的 P2P 文件交换系统之一,最多时曾有 25 万用户在线分享电影和音乐。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Kalanick 是一个帝国缔造者,他想改变世界。

更有人直接喊出“支持港警,严惩暴徒!”

后来,Kalanick 挺过了这段艰难的时光,公司在 2007 年也有了起色。尽管最后 Kalanick 以 1900 万美元将该企业服务公司出售了,但值得一提的是,当年起诉 Kalanick 的 29 家好莱坞公司中已经有 23 家成为他的客户;Kalanick 也算的上复仇成功了。

由于 Kalanick 是做软件出身的,使得 Uber 对比其他打车服务应用有着独特的过人之处。Uber 能够通过对影响交通的各种信息数据分析处理,比较准确地预测存在打车需求的路段,从而让司机去附近徘徊。

这个信念似乎与“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的乔布斯不谋而合,而 Kalanick 与乔布斯更为相像的是,二者都被自己创立的公司踢出局,再重新创业。